子夜歌(✂︎`•ω•)✂︎

一只绘希楠条推☆

【楠条】口是心非(毒,慎入

诸君,我喜欢BE!

最近心情莫名糟心,中午起来坐到电脑前随机的第一首歌就是心做し,摆明了是要我制毒啊!但是制完毒之后莫名的心情不错

依旧是文笔渣,随意看看吧

话说马上就要开学了作业还没开始动笔啊(明明就是自己作死x

以上




==================================================================


南条喜欢独自一人待在夜晚的海边。

 

冰冷的海风扑面而来,似乎可以闻得到空气中夹杂着海水的咸腥味。海风卷着浪花拍上防波堤,沾湿了南条的脚。

 

但她似乎并不在意,任凭自己光着的脚浸在刺骨的海水里,视线停留在远处笼罩在黑暗中的海平面。

 

 

距离楠田告白的那个令人难忘的晚上已经有两年多了。这段时间以来,楠田再也没主动联系过南条。似乎也是从那时起,自己失眠到凌晨跑出来吹海风的次数也开始增加了。

 

直到如今,她都还记得当时明明心里一直都想说出的那句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句伤透人心的“对不起”。

 

她也还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后辈低头离去的背影。

 

就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从她身边逃走一样。

 

 

即便事已至此,南条还执意地相信她是在为楠田着想。性别上的障碍,工作环境带来的压力,家人的反对……不想让她承受这些本应不属于她的痛苦,不想看到她受到伤害。南条一心执念的认为自己这样的家里蹲人,不值得被那个笑容明媚的后辈所爱,所以只能趁她还没有越陷越深的时候,狠心的拒绝她。

 

但其实说到底南条自己也明白,这些都只是为自己找的借口。害怕着这些的人明明是自己,越陷越深的人也明明是自己。

 

真是的,好讨厌这样胆小的自己,无能的自己……

 

 

南条跨过栏杆,径自爬上了防波堤,在被海水长年累月冲刷后已变得不堪的工字型水泥块上坐了下来,拿出了那本记录着曾经在广播里各种随口定下的约定的笔记本。自己当年的写下的字迹已有些许模糊,就像当初的那些记忆,也已经变成了同样模糊的回忆。

 

“十六、再一起去一次镰仓,一起看江之岛的日落。【未达成】”

 

其实也不算未达成吧,就在前些天,两人确实是在旧地偶遇,一起看到了江之岛的日落。只不过她独自一人,而她却另有所属。

 

南条本想装作没看见的,却在转身的那一刻被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叫住了。

 

嘘寒问暖,就好像那天晚上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可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南条从她的口气和左手无名指上被什么东西遮住而免遭太阳晒黑的白色痕迹中了解到,她过的很好。

 

没有再给她继续聊下去的机会,南条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从此以后,辗转反侧,彻夜无眠。

 

 

南条已经失去了再继续翻下去的勇气,每看一行字都感觉快要窒息。径直将笔记本翻到了一直以来都没有注意过的最后一页,后辈可爱的字迹映入眼前。

 

“想要和南酱一直在一起。 2015.9.27 ”

 

南条愣住了。

 

一滴,两滴,泪水落在纸上,晕开了黑色的字迹。忍住想要放声大喊的冲动,南条站起身,握紧了手中的笔记本。

 

就这样吧,放弃吧,该结束了。

 

纸张撕裂的声音被沉重的海浪声盖过,南条一遍又一遍的将手中的笔记本撕开,再撕开,直到再也撕不动了才停下来。

 

就像是要连同那份无法传达出去的感情一起撕碎一般。

 

夜幕中的大海吞噬掉了她所有的不安与彷徨,叫嚣着的海浪冲上防波堤,打湿了南条身上的衣服,又带走了她手上的碎纸。

 

就这样随波逐流也罢。

 

至少,不要再让我独自一人沉浸在这样痛苦的回忆中了。

 

 

 

ねえ、もしも全て忘れられたなら

『呐,假如说能将一切都遗忘的话,』

泣かないで生きることも楽になるの?

『不再哭泣的活下去这样的事就会变得轻松吗?』

でもそんな事出来ないから

『但这样的事还是没法做到呢。』

もう何も見せないでよ

『够了,什么都别再让我看到了。』



FIN.

评论(28)
热度(43)

© 子夜歌(✂︎`•ω•)✂︎ | Powered by LOFTER